77880满地红图库

军视时评|军委立规解决“五多”在给谁“敲黑板”

  2019年7月17日,各大媒体纷纷转发源自《解放军报》的一则消息:日前印发《关于解决“五多”问题为基层减负的若干规定》,对各级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、解决“五多”问题为基层减负提出明确要求。

  所谓“五多”,就是会议多、文电多、工作组多、检查评比多、各类活动多。有一年,一个地处西部边疆的基层连队,在一个月内收到了上级50多份通知,连长、指挥员在27天里参加了26次各种会议。据《解放军报》报道,某部一位宣传干事到基层连队体验文书工作,在一天之内接到的机关各类通知就有9项,而且其中有3项要求做电话记录。

  “五多”问题引起习主席高度关注,在古田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,习主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“五多”问题的危害。他说,部队反映“五多”问题仍然突出,“文山”很高,“会海”很深。老“五多”没解决,新“五多”又来了。对座谈汇报、先行试点、经验交流、讲课演示、考试背题等,疲于应付,苦不堪言。“五多”问题实质是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在作祟,深层原因是人治思想在作怪。习主席要求全军上下,向“五多”开刀,从军委总部开始,采取硬性措施,坚决把“五多”问题压下来。

  此后,全军各级合力向“五多”问题开刀,各机关、部队纷纷出招定策,制定相关规章制度,“五多”问题明显回落。

  然而,“五多”问题就像部队工作的某种顽疾,表面看,似乎痊愈了,但实际上改头换面,变个花样就开打回马枪。在有些单位,老“五多”的确有所压制,但由此衍生的新“五多”却频频来袭。《解放军报》曾刊发过的一篇专题调查中,有的官兵说,我们对“五多”有“五怕”:一怕会议连环套,二怕材料催着要,三怕周末通知到,四怕题多背不了,五怕座谈冒了泡。在这“五怕”当中,老“五多”缀着新“五多”,新“五多”助推老“五多”,一个“多”带出几个“多”,任务与活动相伴,评比与检查相随,给基层官兵增加了不尽负担,无穷烦恼。

  “五多”问题常年泛滥,“实质是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在作祟,深层原因是人治思想在作怪。”因此,要彻底治理,就必须出狠招,下狠劲。对“五多”问题屡禁难止的现实,也有人指出,“五多”背后的形式主义,是典型的“臭豆腐”,“闻起来臭,吃起来香。”由此,要杜绝“五多”,难。

  正因其难,才要根治。这次,印发《关于解决“五多”问题为基层减负的若干规定》,一则,是将“五多”问题由之前的“硬要求”变成当下的“硬指标”;二则,是将“五多”问题的管理由之前的宽泛化变成现在的精确化;三则,是将解决“五多”的举措方针由军委统一治理,确保令行禁止。

  因此,《规定》本身,就是深入贯彻习主席关于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、纠治“五多”问题的重要指示精神,严格落实中央有关部署要求,坚持战斗力标准,扭住为基层减负的关键和要害,推动国防和军队改革效能释放,激励部队官兵把心思和精力聚焦到备战打仗上来。

 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这次军委推出的此项《规定》,并非单纯意义上的“大概率要求”,而是有着详尽的具体条款。据介绍,此规定专门从5个方面,制定出台20条具体措施。这5个方面分别是:

  由此可以看出,条款很具体,指向很精确,不仅基层部队尽可以对号入座,各级机关在组织相关工作时,是不是在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,也尽可以自行画像,自照镜子。

  当然,或许有人认为,《规定》毕竟只是一纸文书,有的单位搞“上有对策下有政策”怎么办?对此,《规定》还专门明确,将在军委统一领导下,建立由军委办公厅牵头,军委机关各部门参加的解决“五多”问题为基层减负工作机制。军委办公厅将采取抽查、函询、约谈等方式进行督查,依托强军网设立举报信箱受理广大官兵有关反映,纪检监察、巡视巡察等把规定执行情况作为重要内容加强监督问责,确保《规定》真正得到落实。

  实际上,不管这项工作怎么落实,有一条请记住,解决问题的根本指向,是坚持战斗力标准。而扭住为基层减负的关键和要害,就是推动国防和军队改革效能释放,从而激励部队官兵把心思和精力聚焦到备战打仗上来。

  所以,备战打仗,提高战斗力标准,打赢未来战争,才是解决问题的核心指向与终极目标。这一点,需要时时强调,牢牢把握!

  关键词

 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通线岁歌星姚莉去世:这是中国流行乐坛最后的传人